赛迪网 > 新闻中心 > 通信产业 > 通信要闻 > 文章

上海贝尔郭中华:OTN 2.0开启未来网络的多种可能

发布时间:2015.05.05 10:27      来源:赛迪网     作者:宇然

【赛迪网讯】5月5日消息,如果没有网络,世界将会怎样?这个假设意味着,你再也不用加班加点地“网上追剧”,手机刷朋友圈,同时,电子邮件这个常见的工作通信方式也将成为历史。今天我们不仅已经离不开网络通信,而且还需要它为我们做的更多、更好。

日前,在第十三届“睿智光网络新业务论坛”上,上海贝尔副总裁郭中华接受了记者采访,他表示,网络通信技术正在不断迭代,以为用户提供更加创新的应用和服务。上海贝尔从用户视角出发,利用业内领先的AON解决方案,提供了兼具光路可编程、网络速扩展、业务深融合和运维高智能特点的OTN 2.0光网络,满足用户对网络性能、弹性以及可管理性的持续增长的需求。

未来的网络是什么样的?

有了通信网络,我们能够随时打电话、随时上网、随时看微信朋友圈。但是除了这个之外,未来的网络还能干什么?

除了人为因素对网络的影响之外,“物”的影响也日益扩大。“互联网+”,或者物联网,无论怎么变,它会使得这张网络变得更加复杂。

未来的网络是什么样的?2020年连接上网的“物”将达到700亿,这意味着什么呢?以后的网络虽然以人为核心,但是一定是超越人的,必须要为“物”做储备。流量将会出现7倍的增长,一个是“物”带来的变化,一个是流量带来的变化。另外,以人为核心不能少,已经从坐着不动变成了移动办公。

当时以人为核心的网络,这张网络走的是“高大上”。运营商为“云”做了一系列做的传输网的改造。原来高大上的核心云,慢慢变小,往下延,有更多的私有云,云越来越往下走,越来越靠近最终用户。

郭中华表示,上海贝尔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路,既然云往下走,我们需要做的是把我们的城域网的覆盖范围变大。原来经营的核心肯定还要在,中国移动,中国电信,或者阿里巴巴,云中心依然不会随着你的变化而变化,但是这种小云往下走,就让它往下走,所以这张网络一定要覆盖。而且往下走,并不是牺牲网络质量为代价,或者牺牲带宽为代价。这张网络的连接,因为云往下走,需要更加智能,更加敏捷,需要根据云的方向进行调整,一定要有一个密切的互联关系,同时它们之间有直接的通信,连接将更加的动态,更加灵活,这是网络主要的变化。

在这一变化下,上海贝尔有一系列的思路,比如更高的接入带宽,通过虚拟的互联,通过动态的可变的网络,把它们互通起来。

郭中华还表示,阿朗和上海贝尔提出了OTN 2.0的理念,主要分为四个方面,第一,光路一定要可调,即光路的线路速率可调,根据需求动态变化,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。第二,网络速扩展,使得网络的拓展性不再受任何的限制,能够按照我们云的要求的变化而变化。第三是业务融合,在业务发展到今天,光网络、IP和传输的融合趋势越来越强,尤其是联合组网。由于电和光的联合组网,这会很快到来。

光网络有多重要?

上海贝尔在光网络方面有着长期的坚持与投入。一方面,依托贝尔实验室的优势资源,上海贝尔始终引领着光网络的发展方向,不断满足用户对于大容量网络的需求;另一方面,以AON为代表的一批解决方案,着力解决了光网络发展和升级过程中,用户可能会遇到的种种挑战与瓶颈。技术满足业务需求,需求推动技术演进,在上海贝尔,这样一个围绕光网络的有益生态圈早已完善并持续运转。

面对应用需求的变化和用户规模的扩张,传统光网络架构的弊端也在不断凸显:与IP相互独立,无法动态实现业务调配和故障排查,网络智能化程度较低。上海贝尔宣布了兼具可编程、可扩展、融合和高智能特性与一身的OTN 2.0理念。

郭中华表示,OTN1.0的网络概念更多是面向100G和100G之前的网络,或者说100G初期和100G之前的网络,OTN2.0面对的是100G中期和100G之后的网络,今年是承前启后的网络,必须要对网络做出改变,因为在未来的3年将会发生增长。

网络光路可编程有什么关键技术?我们不仅可以根据鼠标的选择、或者根据心情的变化、或者根据业务的变化,灵活的在这里进行调整。对于此,上海贝尔基于400G的技术,还有贝尔实验室的做法,将网络进行动态的调整。这张网络目前在国内已经得到了商用,在一些互联网公司,应用效果非常好。

第二个技术,网络迅速可扩展。上海贝尔提出了光电混合。光电混合的思路叫光电融合,相当于引入了立体对焦,有点像“大站快车”的概念,现在很多运营商也在建,如果说把一些高速的链路,400G、100G、200G,中间不需要落地,而是直通,这样会快很多也便捷很多。

提到融合,郭中华说,上海贝尔将融合分为两个层面,第一个层面,怎么样对在光网络内部的融合,怎么样点亮两个立交,我们有一个工具叫NPT,使得这个网络被打通,怎么和IP层互通,最近我们也做了研究,通过联合组网可以节省30%的投资,这是一个新的革命性的技术。

最后是运维,因为这张网络承载着更多的业务,如果说业务顶不上去,将会使这张网络陷入灾难。

在这里,上海贝尔依旧有几个关键性的技术,波长追踪是贝尔实验室的专利,之前我们做得非常成功,也得到了运营商的好评,能够快速的把故障定位在任何板卡,任何端口,无论距离有多远,相当于把所有网络拉到你的面前,快速的知道是哪里出现了问题。这种技术打破了原来波分没有端到端的属性,现在波分或者OTN已经具备了端到端的属性。

采访最后,郭中华说,SDN离我们有多远?不远,阿朗在亚太已经开通了实验云,上海贝尔在中国也在搭建过程中,很快也会出来。阿朗去年4月份首先在国内演示了SDN的系统,今年已经开通了真实的网络。网络2020离我们不远,网络SDN离我们不远。

[发表评论][打印][进入博客][进入论坛][推荐给朋友]

更多>>

!--广告添加start-->